首页 > 泰瑞沙疗效

第三代EGFR靶向药——泰瑞沙(AZD9291)耐药情况

泰瑞沙(甲磺酸奥希替尼片, AZD9291)是阿斯利康公司研发的第三代口服、不可逆的选择性EGFR突变抑制剂,目前是全球唯一一个,也是中国首个获批的用于第一/二代EGFR靶向药物获得性耐药的 T790M突变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的肿瘤药物。

第三代EGFR靶向药——AZD9291(商品名:泰瑞沙)自问世以来口碑很不错,适用患者响应率很高。然而患者始终关心着泰瑞沙的耐药情况。

20180313/9c8bd57c81999cd5639900f6c56ec6e2.jpg


EGFR T790M基因突变,就像一条高速路,维持了癌细胞的快速生长。而我们的9291靶向药,就好比路障,专门封堵这条高速路。没了生长信号,癌细胞就被“饿死了”。所以要搞清楚耐药的原因。


经过研究,发现耐药的机制分为三大类:

1:EGFR基因上又产生新的突变;

2:其他基因产生变异;

3:转化为小细胞肺癌;

EGFR基因发生了新的突变

第一种,也是最主要的一种,EGFR基因出现了新的突变,相当于开辟了一条小道,绕过了9291的抑制,让生长信号恢复,癌细胞因此耐药。

20180129/d10d718b7fe919f0786b995c9d19a82d.jpg


其他基因发生了变异

EGFR信号通路被9291给阻断了,为了活命,癌细胞直接放弃了EGFR,而使用了新的信号通路。HER2扩增,BRAF基因突变,MET基因扩增,KRAS突变等都是可能替代的新通路。遇到这种情况,指望新一代的EGFR靶向药物就不行了。这时候,需要的是针对替代通路的靶向药物。

网上盛传一种“靶向药物轮换疗法“,也就是轮流吃不同的靶向药物,据说能更好地控制肿瘤生长,避免耐药。其实它有一定的道理,就是上面讲的这种“替代高速路”:当使用一种靶向药的时候,肿瘤细胞很可能会开发新的通路,这时候,如果正好换一个针对新通路的靶向药,确实可能有效果,可能延缓耐药发生。

但现在的问题是,大家轮换靶向药物是盲目的。在9291耐药后, HER2,MET,BRAF,KARS都有可能被激活,应该选哪一个的靶向药物呢?

一旦选错,堵错了高速路,那就是浪费时间和金钱了。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大家盲目轮换靶向药物有效率低的原因。

我支持靶向药物的组合使用,或者轮换使用。但最好的办法,不是盲试轮换,而是通过检测,发现癌细胞到底用了哪一条替代高速路,从而对症下药,使用“EGFR+X” 药物组合。

20180129/339b582c4a48b248f00a6081d0a521af.jpg


转化为小细胞肺癌

大家都知道肺癌分为两大类——小细胞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。携带EGFR基因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,接受靶向治疗后,一部分会转变为小细胞肺癌,这个现象在接受第一代靶向药的患者中其实不少见,现在也已经报道出现在了小部分服用AZD9291的病人身上——对于这类患者,可以考虑联合AZD9291和适用于小细胞肺癌的化疗(顺铂+VP-16),可能有效果,并且目前已经有成功的先例。

20180129/d7218e0eb5a67de32d49d055d94517f2.jpg


关于泰瑞沙的详情,有需要的患者可以拨打印度大众药房的刘经理手机:15014113178进行咨询。